“时间的小偷”!叶永青个展实在太讽刺了,可

“时间的小偷”!叶永青个展实在太讽刺了,可

时间:2020-03-20 21:38 作者:admin 点击:
阅读模式

“时间的小偷”!

2014年叶永青个展的名称,现在来看,真是太讽刺了!

他可不就是个“小偷”, 30年“时间”,可着人比利时艺术家克里斯蒂安·希尔文老哥儿一个玩了命的偷!

叶大师,你这“时间的小偷”也太“实在”太应景了,这算行为艺术么?

关于这个展览,叶永青写道——“记不得谁人说过:‘画家,是时间的小偷!’从飞逝的岁月捞出一些碎片。”

确实,其他人不好说,画家叶永青绝对是“时间的小偷”,在飞逝的岁月中,30年如一日,“从比利时艺术家那捞出一些碎片”,把自个儿包装成了大师。

看看那大红X,看看那丑鸟,看看那树枝,看看那条纹,叶大师你还好意思说“我把这些作为符号:这只鸟就是我的了,这个圈圈这个叉叉这个箭头也都是我的了,所以最后就构成我的手笔,我撒的尿,我的味道。”

噢,你偷了人的,撒上泡尿,这就是你的了?——这不就是那啥……狗吗?

比利时艺术家希尔文回忆说自己第一次发现作品遭叶永青“抄袭”,是在 1996年 7月,“我在阿姆斯特丹的画廊给我发了一份传真,告诉我他在波恩的一个中国展览上看到了我的作品,但是相较于以往,大失水准。于是,我开始研究这些他提到的‘大失水准’的作品,然后我发现,这些作品是别人的。”

“ 几年后 ,塞巴斯蒂安又给我的画廊打电话,告诉我在伦敦有一个展览,展出的一位中国艺术家的作品看起来像我的。然后,又一次,我看到这个艺术家的名字,标注的是叶永青。”

而翻看2012年《上海证券报》的文章《艺术有叶永青:画非画》,其中叶永青说了这么一段话:“在 1999年 的时候,我在云南大理开始把以前的一些涂鸦形象重新画过。那些形象曾经画得很快,几秒钟就画完。有些是书写书信的痕迹,还有各种各样的鸟的形象。我当时在绘画的时候是想对原有的绘画习惯作一种调侃和反讽。”

哈哈,这个时间点完全对得上!

人1996年第一次发现你抄袭,几年后又发现新的,而1999年叶大师“开始大胆颠覆以往的创作思路”。

现在来看,“大胆颠覆”就别提了,“大胆剽窃”还差不多。

更可笑的是,叶永青在采访时表示,之所以风格突变,是因为一次偶然的机会,“ 在伦敦看到了一个对他之后创作影响至深的展览 ”,美国超级写实主义(照相写实主义)绘画大师查克·克洛斯(Chuck Close)在的伦敦展览——

“我一下子豁然开朗。其实绘画可以不靠头脑,大脑有时候是在跟着手的感觉在走……这对我来说是个很有意思的启发。”

哈哈,又看到了“ 影响至深 ”!!!!!

前几天被比利时艺术家指控他“坚持抄袭三十年”时,叶永青就腼着个脸表示:“ 这是对我影响至深的一位艺术家,我们正在争取与这位艺术家取得联系 。”

30年来,叶大师从来没透过一个字,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个叫希尔文的画家对他“影响至深”。

那么为什么他会毫无顾忌的提到查克·克洛斯对他“影响至深”?为什么他会乐于承认“从罗斯科、波洛克到汤伯利,尤其是汤伯利,这位曾任空军密报员的伟大画家那种建立于文字密码的秩序与情感,几乎成为叶永青直接借用并置的元素”?

很简单,因为这些位的作品跟叶永青的放一起对比,他可以“从艺术的角度”告诉你这是“致敬”这是“借用”,而好位比利时艺术家希尔文,自己就是不要脸的赤裸裸的“照搬”、“复制”。

尽管这才是真正的“影响至深”,可不被人捉赃捉成这样,叶大师能告诉你吗?

还有一点,那些位大师的作品全世界都知道,想瞒是不可能的;至于那位比利时艺术家,除了叶大师本人,中国有几个人知道他?

抄吧!偷吧!

这位叶永青大师能成大师不是没理由的,这位实在是鸡贼到家了。

在中国艺术史上,叶永青这次是登峰造极的,你看看艺评圈艺术圈,除了莫名其妙蹦出来个唐丽丽,有一个出来给他洗白的吗?没有,因为都知道洗不白。

那些为了利益把叶永青捧上天的著名评论家们,有一个出来说这事儿的吗?也没有,很简单,因为无利可图。

这就是中国艺术圈与评论圈的现实,别扯什么“评论”,就俩字儿——圈钱。